百合文集。
红心蓝手当然可爱,但是评论更可爱啊ww

玫瑰花汁3

吴识槿试图对她的朋友讲述宫碧清。这讲述是很难的,她跟没有现实联系的网友讲述,同时用她编故事的技巧把宫碧清改写成男生,这使宫碧清的形象大打折扣。没有了长发,没有了一对狐狸似的眼睛,她那深藏在冷酷里的鲜活,或者鲜活里掩饰的冷酷,就都显得缺乏吸引力了。

吴识槿拿着勺子,慢慢地组织语言,试图同一个更具体的、易懂的办法来解释自己情人的性格:“她希望我……怎么说呢,她希望我具有——‘无记忆性’,对,就是无记忆性。”

对方问:“什么?”

吴识槿飞速打字:“以前我们发生过的任何事情,都不能影响之后我爱她的程度,以前所有的情感波动,也都不能用来决定我日后如何对待她。对,就是这样的。我得一直钟爱她。”

对...

玫瑰花汁2

“这场比赛太漫长了,不许停下来,也没有奖励,她有无数次想掐住宫碧清的脖子,问她,你给我点糖吃,好不好?但是她没有。

有时候宫碧清就睡在她身边,生动鲜活,在暗夜里呼吸匀称。她们中间仿佛隔了一个世界,吴识槿抓着床单吞下呜咽,既害怕她醒来,又期待她醒来。

又过一会儿,眼泪也干了,她便闭上眼睛,睡着了。”

玫瑰花汁

梗集。

槐城的夏季很热,但是纯净。天空是透明的蓝,或许有赖于工业的落后。是个小城,道路狭窄,在槐城一高放学的时候,学生就挤挤挨挨地从校门口涌出来,铺排在这条街上。说笑的、手抄在口袋里的,或者背书包的,都穿着校服。

吴识槿和她的同伴在对街的面馆里吃饭,就等着吃完饭的下午到学校去。

H大的招生情况今年不是那么好,但吴识槿并不是太关心。她进招生组是为了凑下学期政治课的实践学分,到槐城则是拜托一位相熟的学姐从中斡旋的结果。吴识槿不是槐城人。她甚至不是这个省的,她的家乡在北边,很靠北,那里的夏季甚至不需要空调也可以安然度过,冬天还会下雪,雪后的校园白茫茫的,一踩就是一个脚印坑。


二...

《玫瑰花汁》

一个flag,发出来提醒自己七月写。

《玫瑰花汁》

“可是我需要你的爱,恳求你给我——”
但我已经给你了,我不完整的、飘荡的灵魂所能给予的那一点点爱。只是因为太不完整,所以你不承认它也可以称为爱。 

你捕捉我,追逐我。你在我肩头落泪,我仍不能原谅你,但我向你举起白旗。

1个本博文章的pdf文档

当初本子的PDF版,忽然在电脑里翻到,就放上来。

应当是这个Lo上现有文章完整和最终校对过的版本了。

戳我

密码:evj7


白羽

F中学历史悠久,百余年前即有前身w,算特典吧(bu)

【白羽】

01

那时候她已经很久不曾想起谢芝乔。

鹤绢手里拿着那张报纸反复地看,试图辨认出故人的眉眼,然而到底日久年深不曾相见,努力只被证明是徒劳。照片人物衣衫凌乱,尘土似要铺面过来,画面截下来的是刑场上会师,犯人身后有一睹破败颓圮的高墙,又受视角所限露出来一小片因为模糊而显出晦暗的天空。死讯写得清楚,日期时刻,身份与名字,都恰好让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念,旁边孩子呜哇哭叫来抢这张纸,她不耐烦,夺过来又过去,直到刺啦一声撕裂。而伊有一双黑亮的眼仁,此时便睁大了,然后胜利了似的举着那半张报纸嘻嘻笑起来。


02

杨鹤绢开了...

拾玉

「 我从前觉着那些过于滥俗的形容都不值一提,但在那一刻也忽然有些明白,为什么说美人如春月柳是值得流传后世的比喻。」

01

——即使在黑暗中长久地闭起眼睛,窗外过度丰沛因而声调芜杂的雨水,也让我难以再想起你。

杨宛仪日渐屈从于天性里与日俱增的凉薄,不再沉浸于有着布满回忆倒影的深湖。她从没顶的幽暗中抬起头来,撞进一个湿润的、理应新鲜的春天。湖面被雨水敲击出圈圈涟漪,她战栗着,试着伸出手拢一拢湿透的鬓发,双脚仍然困于水底黏腻湿滑的岩石与苔藓之中,只要在寂寞无事的夜晚摘下耳机抿起唇角,便仿佛能品尝到湖水的腥涩。

她不太经常想起薛琳,但也并不太经常想起别的什么。

更多时候杨宛仪要求自...

窥园

「在深雪中煮酒相待,折花送你,写诗也送你,不可言说的哑谜,隐秘的感动,都送你。

但那个摇桨而来的人,会是你吗?」


01

“哎,我有没有跟你说过,当年我是追随你才考上F中的?”

在一段时间之后,又一个北国的春节,程思玉再一次想起这句话。她初次听到它的时候是和宋舒一起,两人并肩站在一家24小时超市的门口,暗白色的日光灯从玻璃里透出来。宋舒站在台阶上,脚尖随意地拨弄着地面上散落的一小堆鞭炮碎屑,低着头噗嗤笑了一声,然后这样对程思玉开了口。

“真的吗?”

她当时反应是一个无谓的笑,路灯、烟花和楼房里居民照例大开的窗灯交相辉映,地砖上铺满了跟脚边一样的、鞭炮炸开之后的红色碎屑...

【填词/特典】六月七日晴

六月七日晴

曲:《人非草木》

词:绿暗红稀


耽于深梦  前夜来西风  未有幸听闻 

也未熟读你送我箴言一二

爱泛滥至于伤神  便是最尖刻罪名

恨我生性颇愚昧  难学会为你量刑


模糊某年  六月七日  坚称天色尚晴

有剩一刻钟掷笔等宣判铃

领口处跌落云影  长发间忽生藻荇

泪眼是证供在堂  应忍干净


台阶畔人潮声  幕布后骤雨声

束缚手腕...

刻意伤春

「在幻境里她居高临下地审视着钟珊,犹如病弱的帝王审视年轻鲜活的臣服者。钟珊不是神明也不是赛壬,是弹着琴的浪游诗人,招摇撞骗的吉卜赛女郎,蓬头垢面,唇红齿白。」

 

01

为什么会喜欢你?因为你美呀。身姿如春色,眼神是晴光烂漫里扑棱棱眨动的蝴蝶。

为了什么喜欢你?精神寄托,自我感动,或者依恋,外加夜深忽梦少年事之后必不可少的怆然?

我宁可对所谓爱情绝口不言。

“八月二十号聚会,怎么样?”

“......钟珊也要去的吧?”

“对呀。你也来吧?”

“那我更不会去了。”

“哎......算了,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了。不是挺好的吗,你不喜欢她?”

“我当然喜欢她,我最喜欢她...

1 / 2

© 绿暗红稀 | Powered by LOFTER